返回首页您现在的位置: 主页 > 手机游戏 > 文章内容

李奇霖:反思韩国经济模式

作者: 采集侠 来源: 网络整理 时间: 2019-03-12 阅读:

  文/新浪财经意见领袖(微信公众号kopleader)专栏作家 李奇霖

  “韩国模式”的背后,是政府、银行和财阀之间打造的“铁三角”关系,财阀负债率居高不下,大而不强缺少核心竞争力。

李奇霖:反思韩国经济模式

  韩国经济在上世纪60年代开始腾飞,用短短几十年的时间,从一个贫穷落后、资源稀缺、市场狭小的国家,成功跨越高收入之墙跻身发达经济体。但“韩国模式”的背后,是政府、银行和财阀之间打造的“铁三角”关系,财阀负债率居高不下,大而不强缺少核心竞争力。

  1997年亚洲金融危机爆发,此前持续高增长的韩国经济遭受重创。外资机构纷纷撤离,外汇储备告急,不少大公司倒闭,整个国家命悬生死一线。韩国被迫向IMF等国际组织和其它国家求助,在外国势力的倒逼下,韩国被动开始改革,开放资本市场。外资的进入也强化了公司治理,约束了国内既得利益者。尽管这个转型过程很痛苦,财阀模式的后遗症也未完全消除,但韩国经济确实也实现了从量到质的蜕变。

  1 、IMF、美国和韩国的博弈

  亚洲金融危机时期,韩国外汇储备规模急剧收缩,政府面临破产,被迫向IMF等国际机构和其他国家寻求帮助。但IMF和它的主导国美国,在一揽子援助贷款背后,给韩国提出了一系列严苛的调整政策。巨大的调整压力给韩国带来痛苦,每一个附加条款都让韩国陷入艰难抉择。

李奇霖:反思韩国经济模式

  比如IMF要求政府立即关闭那些与财阀有着千丝万缕联系的商业银行,但在韩国历史上政府从未主动关闭过任何一家金融机构。而且关闭这些和财阀联系紧密的商业银行,意味着斩断了财阀从一些银行放肆借贷的权利,势必会对财阀企业造成冲击。

  再比如IMF要求韩国将利率提高到30%,以吸引外国资金进入韩国,但强制实行高利率将把很多财阀和公司送进破产之渊。

  IMF提出的方案约束了国内很多既得利益者,一些遭受冲击的既得利益群体,试图以保住经济主权为由反对政府和IMF签订条约。但经济命悬一线的现实,让韩国政府不得不考虑接受IMF的条约。1997年11月28日韩国政府表示愿意进行金融体系的改革整顿,提高监管力度,但对关闭与财阀有密切联系的商业银行、大幅提高利率持抵制态度,因为这将让不少掌控韩国经济命脉的财阀企业破产,代价太大了。

  IMF对韩国的这种坚持非常不快。韩国政府求助于日本,希望抓住这最后一颗稻草,因为他们认为韩国的危机一旦恶化到了无法挽回的地步,日本必将受到牵连。但迫于美国和IMF的压力,日本政府也表示只有在韩国接受IMF的改革框架后,他们才愿意支持韩国。

  到了1997年12月,韩国外汇储备仅剩50亿美元左右。每多一刻的犹豫都可能葬送整个韩国经济,政府最后不得不接受IMF提出的方案,获得了其提供的570亿美元一揽子贷款。

  与IMF达成协议也在韩国激起了不同的舆论。一部分民众盼望在外部力量倒逼下,韩国经济能得到洗礼,铲去原有的顽疾。但也有不少自尊心极强的韩国民众认为签订这种协议无异于丧权辱国,让韩国失去了自己的经济主权。

  但在破产面前,韩国人最终还是选择了妥协。在整个改革过程中,IMF和它背后的美国始终掌控着方向大权,压倒性的外部势力迫使韩国完成了一系列深入变革。

  首先,金融体系改革。在IMF、世界银行和美国等的督促下,韩国政府对国内金融体系进行了改革。

  一是修改和完善《证券交易法》、《企业破产法》等,清理亏损严重的金融机构,关闭了11家自有资本率不到8%的银行。至2001年底,韩国总共清理整顿了逾600家金融机构。

  二是建立更高标准的金融监管体系。1998年韩国成立 “金融监督委员会” ,1999年相应执行机构成立,负责对金融机构进行监督。

  三是通过注入数额庞大的公共资金(共计155万亿韩元),迅速出清金融机构不良贷款,以切断信用内生性收缩的恶性循环。

  四是韩国政府不再对金融机构进行全面掌控,包括信贷投向等。

李奇霖:反思韩国经济模式

上一篇:韩国经济“猫冬”:名校毕业卖炸鸡,更多青年 下一篇:韩国经济增速下行压力增大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