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您现在的位置: 主页 > 手机游戏 > 文章内容

韩国经济“猫冬”:名校毕业卖炸鸡,更多青年

作者: 采集侠 来源: 网络整理 时间: 2019-03-12 阅读:

岁末年初之际,首尔迎来了这个冬天的最强寒潮。

“下雪了,怎么能没有炸鸡和啤酒。”冬日带火了炸鸡生意,但炸鸡店这类遍布首尔市街头小铺子的老板们却笑不出来。

在广津区汉江公园周边运营炸鸡店的张先生,刚刚决定裁掉自身店铺的唯一一名打工生,让他刚刚大学毕业的女儿到炸鸡店帮忙。

张先生告诉第一财经记者,现在卖掉一只炸鸡,最多能够留下8%~10%作为利润,而2019年的最低时薪还要继续上涨10%。“人工费的进一步快速上涨,对于大企业也许影响并不大,但对于我们这种中小型工商户的运营,可以说已有伤筋动骨的影响。”

不凑巧,张先生的女儿去年于名牌大学毕业,但是她的求职过程并不顺利,要等今年再做打算,无奈之下决定在父亲的店里帮把手。

韩国经济研究院近期的一项民调显示,有70.9%的受访者对2019年韩国经济前景持悲观态度,持乐观态度的受访者仅占11.4%。

在1月2日的新年致辞全文中,韩国总统文在寅共提及27次“经济”、13次“创新”和6次“就业岗位”。经济成为贯穿致辞的重要内容。

远水解不了近渴。对于许多韩国民众和企业来讲,如何熬过这个“寒冬”才最为迫切。

韩国经济“猫冬”:名校毕业卖炸鸡,更多青年

图片来源:摄图网

辈分分歧与经济鸿沟

1月2日,文在寅在韩国中小企业联合会举行新年团拜会,并发布新年致辞。

文在寅表示,在过去的一年,韩国经济面临了重大的挑战,其中包括经济成长率的低下、分配的不均匀及内需与出口之间的不平衡,韩国经济正在经历着结构性和基调的大变化。

韩国高丽大学政经学院教授李国宪认为,本次年度致辞全程都围绕着“经济”二字,主要体现了文在寅政府对于现有韩国经济状况的担忧;另一方面也体现韩国民众对于经济问题的不满,已经使文在寅政府有所紧张。

韩国民调机构Real Meter进行的最新民调数据显示,文在寅的执政支持率为47.9%。虽然在新年致辞发布后,支持率相较上一周略有回升,但仍然未能涨到50%以上。而该调查同时显示,有65%的受访韩国民众认为,文在寅政府的经济政策“看不到可视成果”,其中75%的受访韩国民众认为“韩国社会财富分配不均”。

根据韩国银行(即韩国央行)数据,2018年第三季度韩国的国内生产总值(GDP)增长率为3.1%,相较上一季度增长仅0.6%。而韩国现代经济研究所在一份报告中指出,2019年韩国的GDP增长率将保持在2.2%~2.4%左右,相较前一年有下跌的态势。

另据韩国银行统计,2018年10月韩国消费者信心指数为99,同比下降一个点,延续了自2017年12月以来的颓势。

像张先生这样的许多普通韩国民众,所面临的境遇更感冰冷。

张先生的女儿去年毕业于高丽大学传媒学系。但毕业于名牌学府的她,却同样面临着就业的困局。她曾先后向韩国三大电视台在内的多个传媒公司投简历,但最终全部落榜。而错过招聘季的她,只能在家里一边帮着父亲炸鸡,一边准备公务员考试。

张先生的前半生景况可算是韩国经济的缩影。上世纪70年代以来,韩国经济持续高速增长。韩国人均国民生产总值从1962年的87美元增至1996年的10548美元,创造了“汉江奇迹”。然而,随着1998年亚洲金融危机所导致的裁员潮,有许多如他一样的职场人拿着公司提供的补偿,在缺乏技术的情况下选择了创业炸鸡店,做起了个体工商户。

2008年国际金融危机来袭,韩国经济明显下滑。韩国政府迅速采取包括大规模财政刺激等一系列政策,实体经济企稳回升,迅速走出谷底。

然而,随着韩国出生率的下降及内需不振的影响,个体工商户在经历了短暂黄金期以后,迅速进入衰落。

“我的朋友中,只有我一个人还在坚持做炸鸡店,但也不知道能够坚持到什么时候了。”张先生感叹道。

韩国就业网站“Alba Call”的一组调查数据显示,有92.7%的个体工商户回答称,2019年即将提升的最低薪资将影响其经营:其中17%的店主表示将考虑裁减现有打工生,而7%的店主甚至考虑将关闭自有店铺。

首尔市政府大数据库的数据也显示,仅首尔一个城市,一年便有24000家个体工商户店关闭。

该网站负责人告诉第一财经记者,相较于2018年初的同一组调查结果,最低薪资大幅度提升对于个体工商户的影响有增大的趋势,仅表示裁减打工生的店主就提高了近7%,“尤其是近两年内,政府提高最低薪资的幅度达29.1%。在内需形势仍旧低迷的现状下,大幅度提高个体工商户的人力成本,打击了该群体民众的积极性。”

上一篇:韩国央行下调2019年经济增长预期 下一篇:李奇霖:反思韩国经济模式

相关阅读